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正文

摇号招标难防“天下无贼”谁逼中国好人上访
2017-11-28 11:13:46   来源:北部新闻网   评论:0 点击:

日前,有群众披露,连日来中国好人王会岑因投诉河南省交通厅下属单位的一次招投标活动,因接连遭遇招标方的频频作怪“假公平”,竟逼他被迫无奈选择了上访之路。

工程招投标领域的敏感话题能和中国好人王会岑联系起来,迫使编者进一步了解了这个总相信“天下无贼”的现实版“傻根”王会岑,也逐渐走近内中隐情。熟悉王会岑的人都知道,这个坚韧执着的普通农民工身上,流淌着源源不断的正能量,他常年带领家乡村民在工地上打工,2015年在邓州市湍河治理清淤中义捐野生大鲵,被媒体发掘出20多年坚持见义勇为、济贫扶弱,做好事不留名的诸多善举,被中央文明办评为“中国好人”、“道德模范”。他也曾在河南省多条高速公路工地上打工,因他踏实苦干,深得一些建筑工地负责人的赏识。业界传闻河南省交通厅的随机摇号招标法很公平,当他得知三门峡至淅川高速公路豫晋省界至灵宝段房建工程(收费站、治超站)招标的消息,就联系上以前合作过的工地负责人,让公司参与投标,并相约如有幸中标,让他继续带农民工干些力所能及的劳务,以贴补家用。他没有料到的是,自己缘此而发觉这起表象公平的招投标活动,背后却有人在频频作怪,交通系统一向注重的公平招标,却也很难和“天下无贼”划上等号。

招标方以言代法,掩饰庇护中标候选单位的“硬伤”

据了解,河南省交通厅创新的工程招投标制度,称为“固定标价随机抽取法”,即用博彩摇号机来随机确定三家入围投标单位,再由评标专家对这三家的投标文件进行评审,推荐中标候选单位。

这样的招标办法,在开标前确实可以达到“天下无贼”的效果,但在评标结束后的定标阶段,手握定标权的就是招标方,在中标候选单位中,最终确定“花落谁家”,招标方的话语权就凸显重要了。王会岑介绍,该项目的招标人代表张女士声称“只招资质,不看人员”、“招标文件由我们说了算”,撇开法规和招标文件,用语言掩饰第一中标候选单位“硬伤”的频频怪举,让他对河南省交通厅的招投标公平,在本质上产生了怀疑。

事情还要追溯到2017年9月6日,该项目开标后,王会岑听说有70多家参加摇号,与他相约的公司没有中标。9月7日该项目评标结果在网上公示中标候选单位信息,接受社会监督。

王会岑发现,第一中标候选人河南某建筑公司有两个问题不符合招标文件规定:一是拟任项目经理黄某工程师职称在河南省职称网上没有认证信息;二是拟任项目 经理黄某在山西有在建工程。随即他以其他利害关系人的身份,依法依据的向招标人河南省三门峡黄河大桥高速公路建设有限公司提出书面异议。

经业内人士介绍,以上情况是投标单位明显的两个“硬伤”。

王会岑说,招标方有关工作人员却在电话中声称:经调查工程师证件是北京某央企发的,经向发证单位核实了,是真的;项目经理黄某只要保证在本项目到位,不到位也可以更换等等。

王会岑表示,招标方的回答是以言代法,有法不依,违法不究!

他到河南省人社厅职称办咨询,也查找了国家人事职称的相关政策。国家人事职称规定“哪里评哪里有效”,黄某原工程师证书只在中铁系统内有效,他目前在河南省属建筑企业工作,应按人事规定向河南省人事部门申报核查,重新进行资格确认,才能在全国范围有效使用。

河南省人社厅也有明文规定,省内技术人员未经省职改办同意和办理委托评审手续,私自在省外或中央部委评审取得的职称,不予认可。

而招标方竟以“一级建造师就是工程师”、“中央部委评的比河南级别还高”、“招标文件只要求工程师,没要求再确认啥的,证件不假,我们就认可”、“人社部的规定没上人代会,就不是法律,可以不服从”、“人社厅和我们交通厅平级”等等荒谬说法,极力庇护。

王会岑说招标方是故作不懂,工程师是技术职称,归属国家人事部门管辖;一级建造师是执业资格,归国家建设部门管辖,这是两个概念,否则招标文件规定项目经理只具备一级建造师就可以了,还要求工程师职称有何意义?国家人社部对职称实行的是分级管理,对黄某目前是否具备工程师职称的裁定权在河南省人社厅,招标方应去河南省人社部门核实,而不是原发证单位。难道招标文件要求的“工程师”职称,对河南省交通厅的招标方就是特殊例外,让他们可以逾越国家、省市人事部门的法规政策,自行做出解释和判定吗?

另外,项目经理黄某在山西有在建工程,按国家住建部和河南省的规定,是不能再在该项目担任项目经理的。

招标文件对投标人资格要求中也有项目经理无在建工程的规定,另外资格审查还明确要求投标书中的项目经理不允许更换。招标人却声称“只要保证黄某到场”、“招标文件的合同条款可以更换”为由敷衍搪塞。

其实可以更换是合同履行期间的问题。投标资格条件审查是在先的,投标人中标后的合同履行问题是在后的。中标资格都没有,还谈何更换问题。如投标书中拟任项目经理不管是否有在建工程,都以签定合同能更换为由,那招标文件要求的投标项目经理无在建工程,就失去了意义。

招标人后来说法让王会岑感到更荒唐:让该公司正在申请办理朔州项目的项目经理变更手续,可以等更换过来后再签订合同,让该公司先施工再说。这是明显违背招标文件要求的投标人应具备的最低资格规定。

监督部门抽调的人员组成招标方,监管缺失,恣意违规

令王会岑疑惑的是,9月11日招标方对他提出的异议书面答复函中,竟对上述异议问题避而不答,反而说王会岑与本项目没有任何的利害关系,不具备投诉资格,不予受理。

王会岑说招标文件规定评标结果,公开中标候选人信息,接受社会监督。投标人之外的自然人,只要有利害关系情况说明,就可以投诉,河南省公共资源交易活动,还规定任何组织和公民均有权对公共资源交易活动中的违法违规行为进行举报。

招标方声称他异议书中所附的利害关系情况说明,不是证明,是故意有法不依,还是有意袒护第一名的问题,或是企图以“合法理由”掩盖什么目的,不得其解。

王会岑认为自己的利害关系不重要,重要的是应守护社会公平正义的底线。招标方的答复无法令他信服和满意。

王会岑按规定,次日就向监督部门河南省收费还贷高速公路管理中心提出投诉。等到10月9日招标方才和王会岑约谈,见面验明他的身份后,其中张女士,仅向王会岑晃一下北京某央企颁发的黄某的任职文件,并声称是真的,可以满足招标文件规定。

王会岑当即表态不同意,并签署了不满意意见。他同时诧异,受理投诉是监督部门的权限,哪能让招标方来做出处理。后来才明白,实际上招标人就是还贷中心组建的,监管不分,自己人怎么能有效的监督自己。

直到10月16日王会岑托人到还贷中心,催问处理情况才得知,招标人在10月12日已向该公司发放中标书。

王会岑不解,投诉问题未处理,监督部门也没给书面答复,怎么能让招标方违规发中标书。招标方的负责人平先生却声称发中标书,是向还贷中心汇报过的,那天他们的约谈,就是投诉回复。

王会岑说:“监督部门如何受理投诉、调查、再出具处理决定书,是有法定程序和具体要求的,约谈只是其中环节,怎么就是处理决定?再说监督部门受理投诉,怎么还让招标人约谈他呢?”平先生说:提的问题有争议,会促使他们完善今后的招投标工作,但中标书已发,再撤回,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他是项目法人,第一名如告他们,他是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王会岑说招标文件规定有不符合中标条件的情形,其中明确中标单位被查实存在影响中标结果的违法行为,同样应取消中标资格。

平先生随后又声称,律师说发中标书是要约承诺,就等于签合同。王会岑说,即便按他的说法,那么在发中标书前,为何不让第一名拿出朔州项目的更换项目经理手续,平先生说他们已通知对方正在办理,他们可以先施工,随后再补签合同。

如此明目张胆的违规作怪,王会岑说他一定要为此事讨个公道说法。

责任单位对待上访问题,不敢担当,敷衍应付上级,走程序

万般无奈之下,王会岑在10月17日在河南省信访局网站递交了信访事项。河南省交通厅信访办受理后又转交给了还贷中心处理,此后他多次催问,直到2017年11月20日,还贷中心经办人员李先生通知他处理意见出来了,让他来交通厅信访办签字。王会岑看到《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上,除了一句话标明“不存在处理不当和违规问题”外,依然没有对他所诉求的问题作出任何证明和解释。

王会岑再次拿出一沓文件条款向李先生申诉,并提出:“去河南省职称办一趟就可弄清楚的问题,为何有法不依?该公司直到目前都拿不出朔州在建项目的项目经理变更手续,为何不依法取消中标资格?”

李先生说他只是经办人,是单位领导的决定,他不服,信访规定还可以继续复查复核嘛。王会岑说,咱们本来能够依法依规解决处理的问题,为何还要推诿给上级部门复查复核。信访办的同志可能也听明白情况,再三叫李先生到里面房间说话。李先生出来说,还是说他的工作按程序完成了,让王会岑签个字,如不服可以向河南省交通厅申请复查。

第二天王会岑到河南省交通厅信访办递交了复查申请书,不一会,李先生又带着招标方的张女士又来了,王会岑再次对诉求问题提出质疑,张女士以她个人对招标文件的主观臆断和理解,认为原中铁的工程师证就行;项目经理在建的问题,正等他们更换手续等等,极力抗辩国家人事部和建设部门法规。王会岑有些明白了,从当时情势看来,让责任单位自我纠错,做出担当,是不可能的。他只有走上了信访的第二级程序,向河南省交通厅提出复查。

摇号过后难止“人祸”,勿忘初心才能确保公平

王会岑说,招标人的违规作怪行为还在继续上演。中标通知书早已在10月12日发放给“带病中标”单位,按招标文件规定,截至目前,既没有将未中标结果通知其他投标人,也没有按照规定的30日内期限签订合同,竟让中标单位“带病上岗”,进场施工,理由是等待对方拿出朔州项目经理的变更手续。而且,其他中标候选单位的投标保证金一直也不退。

河南省交通厅制定的摇号招标的初衷,就是为了防止往昔在招投标方面滋生的腐败行为,回归招投标的公平公正。目前招标方的作为,王会岑相信厅里一定会本着初心,主持公道的,如不行还有省里,哪怕上北京,也决不放弃对公平正义底线的坚守和向往!

至此,编者理解了王会岑难能可贵的“傻根”精神。但心生疑虑的是,责任单位和河南省交通厅在同一所大楼办公,还贷中心是隶属于交通厅的事业单位。交通厅能否公正的复查他的信访事项,以健全交通工程招标工作的监管体制,清除一切影响交通系统肌体健康的病毒,把招标人的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勿忘初心,让招投标真正实现“天下无贼”的状态,让中国好人不再为此上访?编者将持续关注事件的进一步发展。( 郑湃嬴 )

\

来源链接:http://www.zhongzhouxinwen.com/news/show.asp?bh=4839

编辑:董超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一错误裁判福建法院十四年不纠正据传有领导打招呼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