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民声 > 正文

是谁让企业主变成了秦皇岛版《我不是潘金莲》
2017-07-25 15:23:55   来源:中青法制网   评论:0 点击:

在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徐文权在牛头崖镇政府租了块空地,建了绳网厂,合同约定2000年4月起至2029年4月2日止。2005年又租了乡政府大院,组建了秦皇岛名广气体有限公司(简称名广公司),注册资金338万,合同终止2020年5月1日。二份租赁合同中约定原政府院内一台100KVA的产权镇政府变压器全部由徐文权使用,自2000年建厂、建公司以来,经济效益连年看好,为当地经济发展和政府税收解决社会就业做出过一定贡献。

事项的转折,发生在2010年4月,抚宁县供电公司牛头崖供电所通知原卢乡址100KVA变压器停止给徐文权使用,直接导致名广公司的绳网厂被迫停产瘫痪。名广公司法人徐文权多次找到牛头崖镇供电所,供电所叫公司找镇政府,均遭推诿、搪塞,致使名广公司的绳网厂的用电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2015年底,牛头崖镇政府时任书记翟春利、镇长刘志国向北戴河区安监局出具了一份虚假内容解除场地租赁合同的声明,名广公司的《危险品经营许可证》因场地问题没有通过延期换证,健康经营10年的企业轰然倒下,几十名职工被迫下岗,千万资产化为乌有。

然而,名广公司法人徐文权向本报提供的一份2010年9月4日由牛头崖镇财政所出具的租金收据,经手人正是时任副镇长刘志国,该公司并未拖欠牛头崖镇政府的房屋及土地租赁租金。

2015年12月15日名广公司将北戴河区安监局告上法院,经终审判决,确认北戴河区安监局的行为违法,随后2016年1月4日牛头崖镇起诉了名广公司,要求解除未到期的租赁合同。

2016年2月19日在诉讼期间,牛头崖镇武装部长孙江民带领多名镇工作人员,会同牛头崖村村主任朱志利带领众多社会闲散人员,在牛头崖镇派出所副所长王晓东、指导员宋长利等民警维持外围秩序下,使用钢铰剪和洋镐将名广公司两道大门剪断撬开,数十人在名广公司院内捣乱一天(有录像、照片证据),使名广公司彻底失去了生产能力。

\

据名广公司统计,自2010年牛头崖镇供电所给他停止供电开始,到现在名广公司及其分公司停产给他造成的固定资产损失多达1200万元,再加上7年间营业损失也达350万元之多。

昌黎县法院(一审)秦皇岛市中院(二审)已认定牛头崖镇政府电的缺失是他方违约,从法庭开庭名广公司所提供的录音、录像及人证的时间可证明镇政府违约在先。可是两级法院却判定终止了名广公司两份未到期的合同,名广公司面临法院判决自动拆除约3000平米的车间及200万的设备,并无任何补偿,自动搬离。名广公司在政府的作用下彻底灭亡了。

轻轻一纸不实的《声明》葬送了一个身价千万资产的企业。

2017年5月14日名广公司负责人徐文权、执行监事马志妍因不服昌黎法院(一审)、秦皇岛市中级法院(二审)不公正的判决,去河北省高院递交再审申请书,在返程途经北六环时,由北河区领导带队,区公安局副局长、信访局局长、牛头崖副书记等在北京拦截,以疑似越级上访,存在“上访隐患”将其强行押回至北戴河区公安局,审问一夜于次日送进秦皇岛市看守所,刑事拘留30天,家人缴纳了每人1万元保释费,才办理了取保候审,并未结案。

究竟是什么原因牛头崖镇政府不按合同约定保证供电?牛头崖镇政府为何能向区安监局提供不实声明导致安监局拒绝给名广公司的危险品经营许可证正常换证,而导致公司无法正常经营?诉讼期间牛头崖镇政府为何带领众多社会闲散人员能对名广公司砸门撬锁?北戴河区公安局时隔一年多至今未立案,名广公司去高院递申请,为何能触动当地政府高管截访?

引用电影《我不是潘金莲》中马市长一段台词:为什么至上而下,都怕她告状呢。我们是真想帮助李雪莲,还是想保住自己的帽子?我看,还是后者为多吧。为了自己的帽子,必然不敢担当,只对上面负责不对下面负责。其实啊,不对老百姓负责,就是对上级的最不负责。这个道理不搞清楚,走了一个李雪莲,还会来一个王雪莲,先不要急着表态,回去思考思考,这也看出自己担当的重要性喽。莫让“上访户”变成上访户。

编辑:董超

相关热词搜索:潘金莲 秦皇岛 企业主

上一篇:连云港建国医院怎么样 青天下的陷阱,血与泪的教训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