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民声 > 正文

灌云县金跳村支书胡维忠的底气从何来?!
2018-01-03 12:10:02   来源:中商法治网   评论:0 点击:

一名党员一面旗,一个支部一盏灯。村支书是党的政策、党的声音传播者,是农村广大农民群众的领路人,可是江苏省灌云县同兴镇金跳村的村支部书记胡维忠,却把人民群众赋予的权力当做捞钱的资本,把政府的信息作为自己发财的渠道,把金跳村搞成一个随心所欲的土皇帝,完全丧失了一个党员应有的标准和品德!

去年他又运用欺上瞒下的手段连任村支书,在村里更加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真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他自己不仅胡作非为,而且拉帮结派,与一些手下的村副职干部狼狈为奸、沆瀣一气,把金跳村搞成恣意妄行的家天下,在村民中造成恶劣影响。

\

为了揭穿胡维忠的庐山真面目,揪出藏匿在基层的腐败分子,我们敬请上级领导严肃党纪、严明国法,对金跳村的村务进行深入调查,清算村部的收支财务,铲除农民身边的腐败。为了让领导更高效的顺应民心开展工作,我们金跳村的村民先给领导提供一些基本的事实情况,期盼早日铲除蛀虫,维护党员干部的良好形象!

损公肥私,贱卖高买集体资产,篡改图纸建造村部豆渣工程

几年前,金跳村的村部活动广场被一手遮天的村支书胡维忠,擅作主张卖给自己的亲兄弟胡维永,这块靠近路边、交通便利的场地,与其说卖倒不如说半卖半送更为贴切。

约有1亩多面积的广场,作价12000元,为何不能进行公开竞拍?况且没有通过群众大会私下鬼鬼祟祟变卖,难怪群众心存疑惑。

\

没过几年时间,也就是去年,南京玻璃纤维设计院作为金跳村的结对帮扶单位,拿出82万元的帮扶资金支持村部综合服务中心和农机库的建设,可是有了这笔援助款,胡维忠就像逮住“唐僧肉”,伙同村委会主任助理陈万军和定村干部私下暗箱操作,先以十倍的高价120000元回购其弟胡维永的厡购土地,紧接着又在工程招标上做手脚。是谁给他这样的权力胡作非为?两次非法买卖的过程中,胡维忠已渉嫌构成非法买卖国土罪、玩忽职守罪和渎职罪!

\

按照建设工程招投标的要求,招标工作必须公开透明、接受监督,而作为发包方的村支书胡维忠,不仅没有督促摆正自己的位置,反而伙同金跳村的原定村干部沈金华进行串标,便如愿以偿的82万元标的达到目的。

\

中标后的沈金华本应按图施工,可是因为有了胡维忠的撑腰,居然把花费17000元设计的图纸扔在一边,以想当然的方式进行建造。原本设计的是江南风格的古典建筑,到了他们手中就按照当地的民居样式将就糊弄起来。

\

据村里的专业人员估算,从去年11月份建造到今年4月完工的新村部,最高造价不超50万元,其中30多万元的落差流入到了哪里?自然工程的质量就可想而知!刚刚建起几个月的房子,墙面、地面现已出现多处的开裂,屋顶的瓦面也是高低不平。最让人可笑的是二楼装修的塑料扣板出现大面积的整体坠落,实在不好糊弄,就用螺丝把折断的扣板进行固定。不知这样的工程是如何验收通过的!

\

该项目施工过程中胡维忠和沈金华相互勾结、沆瀣一气,私自改变建筑主体结构,不按施工图纸要求进行施工,釆取了各种方法和手段进行偷工减料,从而达到瓜分扶贫项目资金的目的。好端端的一个援建项目被他们搞成豆腐渣工程。

一人得道全家沾光,村民门前路难行,特权支书却建循环路

进入金跳村五组就可以看到村支书胡维忠的家前屋后及其家东侧,都有便捷的水泥村道,形成一圈的循环道路,作为村支书应该为群众谋利益,作为党员应该先人后己,如果全村都铺上了水泥路那也无可厚非,但特别扎眼的是就在他家后偏东的几户人家,门前依然还是烂泥路,短短十几米的距离,为何不能把路铺到头,就在他眼皮下为何看不到!这样的情况在金跳村还不是一处!

\

据了解,去年筹集农民一事一议款项,被他用于家东铺设一条南北村道,就是为了显示自己的特权,紧邻其屋后就是他的亲五弟胡维伟家,他们兄弟在村里真是“又吃粽子又沾糖”!集体钱财为自己谋福利,真是把村支书当成土皇帝了,群众稍微提出异议,他就对群众采取谩骂、威胁等卑劣手段,完全丧失共产党员应有的胸怀。

经手事情三分肥,把为民服务当作敛财工具,不顾原则收受贿赂

农村低保是党和政府对困难群体的关爱措施,是密切党群关系构建公平社会的阳光政策。相关要求规定在评定过程中,要严格按初审程序进行公示公开并不少于3天,群众无异议的才能上报乡镇政府复审,可是,在金跳村不管是否符合低保条件,只要给胡书记送礼就可以给其办理低保,如需要会议通过的他就直接不开会,安排村干部与村民代表一一签字搞形式主义。我们村评定低保却成为村干部手中的一项特权!能不能成为低保户,主要看与胡维忠的关系亲疏来衡量,享受低保待遇的大多都是村干部的亲信人家。什么政策不政策,都由村干部暗箱操作说了算。

\

胡书记为村民胡继全办低保时预收1000元,后被其父胡可飞追回,这事在村里闹得沸沸扬扬、人所共知。利益面前他们一点都不含糊!金跳村原来吃低保的村干部就有三四家,他们有谁是困难户?因为近水楼台也就顺理成章的低保了。

草危房改造是政府对困难群体的帮扶措施,是全面达小康走共同富裕之路的民生工程,在金跳村这项工作变成了胡书记的摇钱树,即使农户的改造款下来,不给胡书记点好处,这钱也是不易领取,困难病灾户周正山就被索取2000元和1000元的物资。

\

还有计划生育罚款、新生儿报户口、村民建新房等,都是胡书记的敛财渠道。2006年4月,收村民马某800元、2014年9月收徐某2000元,私下收取胡维屯超生费2000元。就连该发放村民的扶贫款,胡书记都不会放过,凡是经过他手的事情,不送礼、不花钱,想办好事情很难,凡事都会雁过拔毛,起码都得水过地皮湿。

集体收入不知去向,农民利益私自瓜分,瞒天过海耍弄权术

胡书记还把农民秸秆还田截留、挪用甚至贪污,这些都是有据可查的账目。农民的种地补贴,本是晴天不长阴天不缩的死数字,可到了胡书记的手里就会変活,他把虚报的地亩补贴,全部加在村干部的头上,形成“一帮人”皆大欢喜的好局面!

\

农民缴纳了多年的农业保险,可是灾情后理赔款到村里,胡书记从不督促发放给村民,最终全被村干部挪用或者贪污。

从胡维忠担任村支书至今,村里的金跳砖厂就没交过管理费,每年约有14000元的管理费,他就以经营效益差为由免收或不收了,从而达到私下转入个人腰包的目的。去年他自己以及他的朋友从砖厂拖走几万块多孔砖,最后都从集体的管理费走消费用。

2009年间,胡书记伙同其他村干部将原学校约2亩的集体土地,非法贱卖给他朋友陈东盖房子,为此,陈东也给他一笔不菲的好处费。

丧失党性原则,花钱就能入党,违规违纪影响恶劣

村民积极分子要想入党,花钱才能过关。多年来村支书胡维忠利用手中的权利,向积极要求进步的积极分子索要或者骗取好处费2000至5000元不等,不然根本就不易过关。村民胡可高就被他收取4000元的介绍费,胡维忠把入党的村民当成一种交易来做,完全丧失一个共产党员的党性原则,在农民群众中造成恶劣影响。

\

为了纯洁党性原则,增强党组织的战斗力,发挥党员先锋模范作用,请领导对近些年金跳村入党的党员进行调查了解,他们都会实事求是、以党性担保来陈述事实汇报情况。

村民委员会是基层群众性的自治组织。《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规定,凡是涉及村民利益的重大事项应当随时公布,接受村民的监督。该法还对财务监督提出具体要求,一般事项至少每季度公布一次,集体财务往来较多的,应当每月公布一次。可是,在灌云县同兴镇金跳村有多少事情是经过村民讨论的?

\

\

习主席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要坚持把人民群众的小事当作自己的大事,从人民群众关心的事情做起,从让人民群众满意的事情做起,带领人民不断创造美好生活!”习主席还提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金跳村民在此很难理解,金跳村连一条乡村出行的小道都修不好,又怎能带领村民奔小康呢?

有鉴于此,我们村民强烈吁请上级领导,公开村务收支账目,彻查不作为村干部,惩治贪污腐败,铲除黑恶势力,加强支部建设,端正党纪党风,构建乡村和谐环境!

(刘恒忠 胡为船 陈万玉 薛艮枝 胡可高)

编辑:董超

相关热词搜索:灌云县 村支书 底气

上一篇:无锡市堰桥街道: 被曝光后仍拆不掉的违建 谁是保护伞?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